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评论黄琦雯MM的困境与突围

2018-11-02 12:25:07

评论:黄琦雯《MM》的困境与突围,

摘要:回到歌曲,找到歌曲,这才是一个歌手突围的重点。题材的突围、曲风的突围、古今中外的演绎、世界风潮的流向,归根到底落实到歌曲的创作上来;黄琦雯用音乐向古老的三十年代致敬,用歌曲抚摸老上海的灵魂,这是突围的步。

(一)

尴尬的存在:当黄琦雯告诉我她终于出版了个人新专辑《MUSIC&MOVIE》时,我个浮上心头的词汇就是尴尬。是的,类似她这样的歌手在今天的流行歌坛就是尴尬的存在:毕业于专业院校,参加过若干类似“青歌赛”这样的专业性极强的歌唱比赛也获过名次;在歌坛半红不红,圈内人认识不少,却始终没有演唱的代表作;会自己写歌唱功也不俗却没什么知名度;不想放弃歌唱事业却突围无望;怎么办?

周鹏改名萨顶顶成为世界音乐的“发烧天后”;姚贝娜参加了“中国好声音”终于被大众熟悉人气急升;黄绮珊参加“我是歌手”终于从谷底跃上完成美丽的转身;黄琦雯们呢?依然在苦苦思索艰苦追寻,歌唱之路路在何方?

在这个选秀时代,唱片还有人听吗?何况是一张16首歌的巨量唱片?其实,每年每月我都会遇到要发片的歌手,这些不愿意放弃歌唱的精灵们,前赴后继,在选秀的狂欢与喧嚣中,在大众的遗忘与忽视中,安静而决绝地唱着他们自己的歌,寻找着突围的路径;黄琦雯是成千上万个歌手中不愿沉沦不怕尴尬不畏人言不惧风雨尽管“没有人知道我”也依然要唱歌的其中一个精灵啊。

(二)

用音乐与电影融合,用歌曲向电影致敬,这是黄琦雯新专辑《MUSIC&MOVIE》给我的初印象。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滩,中国流行音乐与电影的黄金年代,诞生了无数脍炙人口的好歌与好电影,就连张艺谋大导演的《归来》,都要用《渔光曲》做全部电影的主题歌与配乐基调,是悲伤哀绝的归来,也是纯真质朴的归来;黄琦雯的《MUSIC&MOVIE》专辑,有许多歌曲就是取材来自旧上海的电影与歌曲,但只是作为引发她创作灵感的火焰,既没有涂脂抹粉也不是奢靡繁华之后的落寞华章;她的新歌,有些仅仅是题目来自十里洋场,精魂与血脉却是完全暂新的赋予,这才是专辑有价值的地方。

《何日君再来》:这首曾经引发轩然大波的歌曲,黄琦雯仅仅是用了名字而已;全歌完全重新创作了词曲;唱法现代而慵懒、疲惫之中满含爱的无奈;唱的失望之中有绝望的感觉:“我终于终于学会/四川治疗癫痫大概需要多少钱去读懂你的爱/不再傻傻的问何日君再来/因为这样的日子/我不再问/何日君再来”。是的,一首完全新的个人化的情歌,请不要担心也不必尴尬,没有意识形态的重负,仅仅是深情地问一句爱过的他:何日君再来?

《四季歌》:很电子很洋气很上海的改编,来自1937年老电影《马路天使》中一首脍炙人口的插曲,由田汉作词贺绿汀作曲周璇原唱;这也是一首基本上重新创作的歌曲,覃晔作曲维谷谷作词,这是我喜欢的改编:有古老的灵魂,也有新鲜的血液;有继承的温暖,也有发展的开阔:擦亮了原曲的光彩锻造出新的韵律风景与清新美好的音乐氛围,非常舒服的改编。

《茉莉花》:这是专辑中我个人喜欢的一首齐齐哈尔白癜风治疗去歌,改编非常成功,这恐怕要归功于与黄琦雯一起作曲和编曲的陈军伍先生:旋律的走向出人意料,熟悉而陌生,紧张而刺激,松弛而有度,感情起伏跌宕,钢琴与弦乐、人声的色彩与节奏的配合天衣无缝,让人几乎是在窒息般的期待中在痴情与疯狂、倦怠与新生中翻滚醒来,在永恒而美妙的民歌旋律中嗅到大地母亲那芬芳的香气!如果改编歌曲建立在这样的基础上,我们今天的歌曲才不会被人唾弃或厌倦啊!这是专辑有价值的一首歌。

以这样的标准来听《阿哥阿妹》:我认为这就是属于可有可无的一首歌曲;音乐改编也算成功,作点缀可以,歌词完全没有突破;《婚誓》原曲意境已经太美,如果不做大的由内而外的伤筋动骨式的改造,还不如不改。

《爱的小夜曲》:黄琦雯的词写得让我惊艳,是专辑中写得的词曲:有一个女人自己鲜明的个性话语特征:大胆浓烈而性感、自负纠结而隐晦;“我是个女人一个妙定西癫痫病医院龄的女人/一个骄傲的女人/你知道意味什么”,不华丽但是很到位入心,不张狂但是很坚定果决;编曲有爵士乐的自由舒展,有一种豪迈的自尊与女性的柔情蜜意,感觉到欲望号街车神秘的行驶在古老的街巷里,静谧的回声,让人心惊而后心静。

吉安治白癜风医医院

(三)

为什么《没有人知道我》却还要执着地歌唱?这是一个尴尬纠结话:只有唱歌我才觉得我是自由的,幸福的,在爱着的,在梦想着的一个女子,如此歌唱,夫复何求?

回到歌曲,找到歌曲,这才是一个歌手突围的重点。题材的突围、曲风的突围、古今中外的演绎、世界风潮的流向,归根到底落实到歌曲的创作上来;黄琦雯用音乐向古老的三十年代致敬,用歌曲抚摸老上海的灵魂,这是突围的步;我衷心祈愿她的心灵与周璇、姚莉、黎明晖、张露、吴莺音她们相通,与陈蝶衣、黎锦光、黎锦晖、陈歌辛、贺渌汀、任光他们相遇;创作出新的《玫瑰玫瑰我爱你》这类流传全世界的经典名曲,也像《四季歌》、《渔光曲》、《天涯歌女》一样,穿越岁月的烟云,穿越一个世纪漫长的回荡着哀愁与温柔、苦痛与欢愉、冷酷与热烈的声光影像,继续温暖我们的心灵。

2014年8月12日,北京。

(文/李广平)

(李广平,音乐制作人、歌曲作家、音乐评论家,中国音乐家协会流行音乐学会副秘书长;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常务副秘书长;代表作品:《你在他乡还好吗》《潮湿的心》《相信远方》《101个祝福》《幸福》等歌曲六百余首。)

东风洒水车价格
星力六狮
街机捕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