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艾滋女闫德利到底谁是受害者

2018-11-30 20:26:39

“艾滋女”闫德利:到底谁是受害者?

2009年10月14日,一位自称来自河北容城县的女子闫德利,在自己的博客上公布了279名曾与自己发生过性关系的男性号码,并称自己身染艾滋病。这一消息在上引发轩然大波,不少受害者表示这是 存心报复 。

同样作为一名女性,这则让我感到心里很不是滋味。我想起苏童的小说《红粉》,这部以新中国改造妓女为题材的小说后来还被拍成了电视剧。建国初期,新中国取缔了妓院,妓女不得不从良。政府曾自豪地宣布:中国是世界上没有卖淫嫖娼、消灭了性病的国家。建国60年的前30年,中国的确很穷,但贫富差距并不大,而且也没有性工作者这一职业。

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让能人们纷纷脱颖而出,钱成了全社会每一个人工作和事业的追求目标。有钱人的刻意炫耀和为富不仁让他们富而不贵;无钱人的寡廉鲜耻和不择手段使他们贫而不清。全社会形成了 笑贫不笑娼 的共识。

父母都有大病 的闫德利没上过学,因家庭穷困沦为 每天面对10多位陌生男人 的小姐,结果患上了艾滋病这一 职业病 ,为了报复社会,闫德利不光是将那些男人的号曝光,而且还利用职业之便,刻意传播着别人传染给自己的艾滋病。

冤冤相报何时了?闫德利在工作中不幸得了艾滋病,已经够痛苦的了,她还不愿意让自身的艾滋病毒就此终结,还要把这个可怕的接力棒传给下一个或下下一个与她发生性关系的男人。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在当今这个性革命、性开放的时代里,如此这般 生生不息 地传播下去,何处才是闫德利这股艾滋病毒传染源的尽头?

如果我们能够实现那种真正意义上的全民医保,如果每一个家庭都不会因为家庭成员染上大病而濒于崩溃的边缘,闫德利不光有学上,更能够走上一条跟其他家庭的孩子相同或相近的道路。

当一个公民在一个曾经穷了30年的国家里突然富了、突然有了几辈子都花不完的钱的时候,如果仅仅用钱去包养异性,去餐饮、宾馆、歌厅等娱乐场所与性工作者春光一度,说明此人是空虚的、是缺乏信仰和意志薄弱的。财富如果只能使人远离人性,过多的钱财如果只能化作嫖资,那么人生对于金钱的追逐又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美国这样的移民国家的首富能将自己的全部财富捐给社会?而我们这个拥有数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里的有钱人却只能被自己的钱财指使成衣冠禽兽?这恐怕很难回答。

当艾滋病在妓女和嫖客之间传播的时候,到底谁是受害者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翼闸
除油剂报价
数控车床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