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所谓的永恒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8:08:36 编辑:笔名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涸;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谢!哪怕是记忆中美丽的东西,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变得丑陋不堪。  十五年前,某座小城的中学校园里正上演着电视上常见的青春期爱情故事。女生徐莹爱上了男生张凡。那是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成绩,会打篮球,还写着一手好字。这样的男孩是倍受女生青睐的,时常围绕在他身边的都是些美丽且聪颖的女生。外表平凡的徐莹知道自己一定不会引起张凡的注意,便一直把这份懵懂的爱埋藏在心底。  徐莹是个内向且腼腆的女孩,学习成绩也如她的外表一样普通。在班里像她这样的女孩还有好多,她们也都是平凡的。只有一个女生例外,婧瑶,在班里的女生中宛若鹤立鸡群。她长得有些像张曼玉,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连女生都为她着迷,更何况是男生了。当然,张凡也是喜欢婧瑶的,虽然他也从来没有说出来过。  晓芸家跟张凡家是邻居,徐莹跟晓芸是同桌,也是好朋友。她总是去找晓芸一起写作业,有时候帮晓芸做家务。晓芸也常留她在家里吃饭,甚至过夜。两个人好得像一个人似的。其实没有人知道徐莹心里在想什么,她只不过是为了能经常看到张凡。有时候为了能在门口遇到他,甚至会傻傻的等很久。看到他后,却装作是偶遇的样子,淡淡的问一声好,便转身而去。  徐莹也说不清楚这能不能称作是爱,只知道他的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深深的牵动着自己。会因他的开心而高兴,会为他的忧愁而落泪。会期望将来能嫁给他,哪怕只是帮他洗衣做饭,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呀!或许这永远都只能是自己心中的一个梦,但这份感情一定是永恒的。  时光真是个神奇的东西,转眼就要毕业了。毕业会餐时,大家都情绪激动,相互说着一些珍重的话。徐莹只是默默的躲在角落里,悄悄的看着张凡。这个时候,有人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一封情书读了起来。原来情书是张凡写给婧瑶的。虽然他们郎才女貌很是般配,但徐莹还是掩饰不了内心的伤心,轻轻啜泣起来。她知道虽然自己跟张凡此生无缘,却也不愿意听到他说爱别的女人。这仿佛对她是莫大的伤害,为了不让自己更痛苦,她决定永远都不告诉张凡,自己爱他,现在爱,以后也爱,一直都爱。  这份痛苦经过岁月的洗礼,渐渐的淡了,甚至升华成美丽的回忆。十五年后,徐莹再想起这份情的时候,心里充满的是甜蜜和留恋,少了当年的苦涩和难过。但是她还是坚信,这份情一定是真、纯,她曾经爱过的那个男生也一定是和脱俗的。因为人说,看一个女人的品味如何,不是看她开什么车,用什么化妆品,而是要看她爱上的是什么样的男人。徐莹相信自己的感觉,相信自己的眼光,相信曾经青涩的暗恋。  世事弄人,老天仿佛跟徐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十五年后,徐莹跟张凡竟在另外一座城市意外的重逢了。相互认出对方后,徐莹很是激动,看着昔日的老同学,看着曾经让自己心动的男生,所有的酸甜苦辣都涌上心头。而张凡见到徐莹也一定要拉她去叙叙旧。徐莹提议去喝咖啡,因为那会儿大家都刚吃过晚饭,而张凡却提议去酒吧。徐莹有一丝犹豫,因为她不喜欢过于喧哗的地方。但看着张凡期待的目光,也就默认了。  酒吧的灯光迷离而昏暗,旋转的彩灯照在一张张因为过度兴奋而有些扭曲的脸上。灯下的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他们或许笨重或许苗条的身子。但即便是苗条,在这样的灯光下也显得特别丑陋,像一条蜿蜒向上的蛇。  徐莹几乎没有来过酒吧,连叫酒都不懂,听着张凡叫了一打。等侍者拿上来,才知道原来是12支,而这小小的12支啤酒却要六百块。她疑惑的看着张凡,这个昔日被书卷气包裹的男生似乎变了。15年不见,他真的变了吗?  徐莹没有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着,听着张凡的讲述。他说自己05年大学毕业。刚到这座城市时还是一个穷小子。如今三年过去,已升职到部门经理,年薪二十万。虽算不上什么成功人士,但昔日的穷酸气儿已不复存在。他偶尔会来泡吧,来泡吧不是因为喜欢,是因为那里有邪恶的因子。每个人的内心都有邪恶的因子,但平时的被我们用华丽的外衣包装了起来,只有在酒吧里才会重新展现出来。  徐莹从不排斥醉生梦死的人生,因为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只是从没有想过,若干年后的一天,张凡也会成为他们中那庸俗的一员,不免感到有些伤心。看着眼前的张凡也越来越觉得陌生。  为了找回些读书时的感觉,徐莹提议玩石头、剪子、布,输的就喝酒。刚开始一直是张凡输,于是他一直喝酒,大杯的那种,一口气就喝下去了。徐莹从他喝酒的样子感觉他真的不再是自己记忆深处所爱的那个人了。心有一种被抽空了的疼。突然间很想流泪,便借口去洗手间,一个人躲在那儿哭了许久。  回到座位上的时候,舞台上已经开始上演节目。徐莹看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而张凡却随着劲爆的音乐,手舞足蹈,似乎很陶醉。  为了不让场面尴尬,徐莹说起起了婧瑶,问张凡,为什么你们没有走在一起?当年她也是喜欢你的,不是吗?张凡苦笑了一下,说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不提也罢。他说自己去年已经结婚了,虽然她老婆没有婧瑶漂亮,但是因为她的眼睛像极了当年的的婧瑶,他便义无反故的在认识她的第二个月就办了结婚手续。  有些像如今流行的闪婚。张凡说婚姻原本就是一件要履行的公事,就像女人要做了母亲才会成为一个完整的女人,而男人则要经过婚姻,他的人生才算圆满。虽然抱着这样的心态,但他对他的婚姻还算负责,除了陪客户时偶尔会跟他们一起叫小姐。其它也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老婆的事情。听起来有些像假正经,但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又是多少男人都向往或者正在进行的不争事实。所以,他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良心不安,反而如果一个男人一直守着一个女人才显得不正常。  看着眼前依然高大帅气的张凡,徐莹开始大杯大杯的喝酒,没有人逼她喝,只是她很想喝醉。这个世界,她真的越来越不懂,也看不清楚。仿佛航行在大海上的小船,在风起的时候却失去了浆般的迷茫。这个世界真的好复杂,为什么张凡会变成这样?  徐莹睁着朦胧的醉眼,仔细端详着张凡。有型的头发,健壮的体格。1米85的身材包裹在雪白的衬衫里,合身的西装外套,再配上藏青色的领带,打扮的得体而大方。一杯又一杯酒下肚,头似乎有些晕了,酒也没剩下多少。两个人就这样不再说什么,一直喝,直到一打酒喝完。徐莹摇晃着身子找洗手间,张凡便半拥着她过去。徐莹从来没有跟他这么亲密过,被他拥起的感觉还真的是有些幸福。  再回到位置上,徐莹几乎已经坐不直了。顺其自然的张凡便借了肩膀给她靠着。我不得不说酒吧真是个暧昧的地方,因为从酒吧出来,他们便不再如进去时那般清醒和理智。孤独的夜,寂静的街头,除了偶尔呼啸而过的车之外,很少有行人。张凡提议打车,而徐莹却说走一下吧。因为她突然有一种冲动,很想告诉张凡,自己曾经很爱他,或许只有在醉了时候,她才有勇气说出来。如果今天不说,可能以后都不再有任何机会了。说出来后,张凡却一点儿也不吃惊,却说,小傻瓜,我知道的,我也爱你,说得竟是那么的流畅,像十五年前背课文一样的流畅。徐莹看着他的眼睛,看着张凡那双连说谎时都显得特别真实的眼睛。四目如此近距离的对视,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张凡看着徐莹因为呼吸急促而起伏的胸部,用唇堵住了她的口。两个人就这样在街头拥抱着长吻。徐莹压抑了十几年的感情释放出来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已与当年的羞涩小女生人截然不同。  的士载着这对男女到了酒店了,后面发生的事情也可想而知了。徐莹为是了满足自己年少的梦,而张凡可能更直接,是为了性吧。  张小娴说过,有谁不曾为那份暗恋受苦?我们总以为那份痴情很重、很重,是世上重的重量,有一天,蓦然回首,我们才发现,它一直都很轻、很轻的。我们以为爱得很深、很深,来日岁月,会让你知道,它不过很浅、很浅。深和重的爱,必须和时日一起成长。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如果它存在,它就干涸;如果它流动,它就流走;如果它生长,它就慢慢凋谢!哪怕是记忆中美丽的东西,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变得丑陋不堪。   共 321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慢性细菌性前列腺炎是什么
昆明治疗癫痫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治癫痫病的价格

上一篇:绿集冬夜变奏曲

下一篇:元宵寄语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