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酒后逞能出人命逃亡17年栽在大连

发布时间:2019-05-22 08:46:08 编辑:笔名

酒后逞能出人命逃亡17年栽在大连

17年前,39岁的黑龙江齐齐哈尔男子王三酒桌上跟朋友发生矛盾,气愤之下找兄弟拿枪来吓唬对方,没成想闹出了人命。为逃避法律,他潜伏在建筑工地的层,躲藏了17年,终究还是被大连警方抓获归案。

酒桌上丢面子

出恶气闹出人命

王三出生在鹤城齐齐哈尔市的一个工人家庭,高中毕业后到父亲所在的工厂当了一名普通工人。他本来有个幸福的家庭,夫妻恩爱,儿子乖巧听话,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王三虽然只是一名普通工人,却好交朋友,狐朋狗友一大群,常常聚到一起喝酒。

王三认为,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了路就多,路子多了好办事,他喜欢到处是朋友的感觉。王三交朋友很仗义,大家喝酒,他家里再穷也抢着结账,朋友有困难他鼎力相助,朋友受人欺负,他两肋插刀替朋友出气。在朋友圈里,有他崇拜的大哥,也有不少崇拜他的兄弟,当然还有对他不敬的人,胡侃就是一个。

那天,王三和一些朋友聚在一起喝酒,胡侃也去了,酒过三巡,王三起来一个一个敬酒,一人一杯,王三先喝为敬,大家都很给面子。敬到胡侃时,王三说,胡老弟,大哥敬你一杯,感情有喝一口,感情深一口闷。王三说完自己一口闷了,而胡侃却像没听见似的,坐在那里吃着菜,根本不理王三敬酒这在儿,王三脸上挂不住了,气愤地说:你小子别不识抬举,大哥给你敬酒是给你脸。胡侃站起来狠狠地说;你算什么东西,我亲大哥坐在这里,那有你得瑟的份儿,歇菜吧你!两人还要争执,桌上的大哥说话了,两人都不敢再吱声。

被小他十五六岁的胡侃怠慢,王三咽不下这口恶气,喝了两口闷酒,起身出了包房,他要找人吓唬一下不知深浅的胡侃,让他长点记性。

张留是王三的小兄弟,好打好斗,在鹤城有点名号。张留有支小口径手枪,枪法那个准,可谓指那打那,无人不怕。张留跟王三关系特别铁,接到王三,二话没说拎着枪就来到饭店,他认识胡侃,早就想收拾他,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这小子竟敢对大哥不敬,算是活到头了!

张留来到包间,推开门,一眼就瞅见胡侃,胡侃见是冲他来的,急忙起身躲闪,无奈包间只有一个门,张留横在那里,胡侃情急之下躲到包间的角落里,张留看不起关键时刻装怂的人,立刻举起枪对准胡侃,嘭的一声,枪响了,在场的人还愣在那里,张留从容地走出包间,逃离了现场。

这天是1996年8月8日,齐齐哈尔十分炎热,胡侃喝酒时光着膀子,胸部挨了一枪鲜血直流,身体虽然抽动,却是软软的。桌上大哥回过神来高喊一声,快送医院!大家手忙脚乱地把胡侃送往医院,半路上胡侃断了气。

吓唬一下,吓出了命案,王三脑袋涨得老大,自己被抓势必要连累张留,不如逃之夭夭。王三没顾上跟家人打招呼,连夜跑出了城

工地上出苦力

隐姓埋名苟活

本来是要吓唬人,没想到闹出了人命,弄得有家不能回,王三的肠子都悔青了。

王三出逃时没带身份证,就是带了也不敢用,用了身份证等于告诉警方自己的行踪。

王三是杀人逃犯,必然要被通缉,自然不敢出示身份证了。找点差不多的活干,都得登记身份证,因为没有身份证,王三不敢到劳务市场打零工,怕警察清查劳务市场外来民工时审查他而露出马脚,只好混迹于社会层,也就是建筑工地的临时力工,干一天算一天那种,包工头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为了藏身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能忍气吞声,有口饭吃,有地方藏身,不给钱也得干。

王三大多时间在东北三省的建筑工地藏匿,他对东北的风土人情比较了解,藏匿起来方便一些。王三本来是个有性格的人,可自从当了逃犯,性格改变了,首要的一点就是不能与人争高低,一旦与人争高低打起架来,弄到派出所麻烦就大了。

因为有了杀人逃犯身份,王三学会了忍耐。有一次,他在长春的建筑工地干临时力工,包工头看出来他身上有事,故意激怒他,说他活干得不好,不给工钱,王三气得快要疯了,嘴上却说:大哥,我活干得不好,我改,我好好干,不给工钱就不给吧,就算我孝敬大哥了。后来,工头把老实巴交肯出力的王三当成了哥们,要提拔他当工长,王三死活不干,工头说当了工长,不用干那么多活,挣钱也多,无论工头怎么说,他都坚决不当工长,他不想出风头,他心里明白,一旦当了工长,他就得被摆在明面上,他的逃犯身份弄不好就得暴露出来。

过年过节是王三难熬的日子,工友们一个个都领了工钱回家过节,自己却找个理由主动请求要在工地看摊,工头自然巴不得有人留下来呢。

逃亡的日子里的痛苦就是思念家人,他无时无刻不想念自己的父母,想念妻子儿子。逃亡的时间长了,王三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一次竟然悄悄跑回齐齐哈尔,深夜在家门口流着眼泪,却没有胆量敲门回家,他怕家里被警方监控,怕给家人带来麻烦。

王三在外面漂泊了那么多年,心里一直惦念着家乡,惦记着家人,向亲戚朋友打听家人的情况,时刻关注着家里的情况。

王三出事那年,儿子王小9岁,王三逃亡杳无音讯,妻子在家抚养孩子,侍奉老人,过着艰苦的日子。王三在外面打工藏匿,生活在层,出苦力不挣钱,手

头一直紧紧巴巴的,没有能力接济家里,即使有钱他也不敢贸然寄给家里,他怕警察会循线追踪到他的下落,为此他一直无比愧疚,对不起老婆孩子,对不起年迈的父母。

一逃17年

儿子在家走邪路

王三逃了17年,儿子王小从9岁长到了26岁。王小从小在父亲的呵护下长到9岁,父亲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他问母亲父亲去了那里,母亲说出远门了,再问就没好气地给一句,不要再问了!

再大一些,王小知道父亲跑了,父亲杀了人,畏罪逃跑了!每逢大节,都有警察上门来,问这问那,多半是父亲有没有来信儿呀,知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呀听到这些话,王小心就堵得慌,他恨父亲,恨他扔了家人,自己跑了,恨父亲不好好过日子而去杀人,恨父亲给家里带来的巨大伤害。

父亲是杀人犯,这块巨石一直压在王小的心上,压得他没有心思学习,勉强读完高中没考上大学。王小跟母亲长大,对母亲感情深,父亲出逃后,母亲带着他艰难度日,吃了好多苦,他发誓自己长大要挣大钱,让母亲过上好日子。

王小在齐齐哈尔没找到正式工作,只好出来打工挣钱,他打过零工,当过服务生,干过工地的活,都没攒下钱。

去年7月,王小来到辽宁大连,看到通讯公司有代办存话费送业务,觉得挣大钱的机会来了。他干起了代办业务,收了客户的钱却不到通讯公司办理入,骗取客户60多万元后逃之夭夭。今年6月,王小被大连警方抓获归案,押进了大连市看守所。

儿子诈骗被抓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王三的耳朵里,王三着急上火,可自身难保,怎么能帮上儿子的忙呢?他心急如焚,自己是杀人逃犯,儿子又坐了牢,这个家真的就散了架!

王三在长春工地打工,心里无时无刻不惦记着关押在大连的儿子,他知道自己帮不上儿子,可鬼使神差的,还是搭了个便车,来到大连。他本想在大连住下来,打听一下儿子的情况,心里也好踏实一点。

王三来到外来民工聚集的大连市沙河口区解放广场劳务市场,准备在附近的小旅店住下,再去打零工维持生计,因为没有身份证,找了多家小旅店,没有一家肯让他住的,旅店老板告诉他,大连公安对住宿管理非常严格,谁家敢不登记旅客身份证,要受到重罚的,为挣几个小钱,得罪公安机关,不值!

王三来大连是想打听打听儿子的情况,没有地方住,他就露宿街头,可上那去打听儿子的情况呢?王三知道,清楚儿子情况的是办案民警,可自己是逃犯,不能直接去找办案民警,怕被办案民警认出来。

王三想出了一个办法,问询。王三用公用给刑侦大队值班室打,问王小的案子是那位刑警办的,他说他是王小的舅舅,要问问情况,值班人员告诉了他办案刑警。

王三给办案刑警打,问王小案子情况,办案刑警十分警惕,问他是王小的什么人,王三说他是王小的舅舅:王小被抓起来后,姐姐着急上火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不起,委托我问问王小的情况。

办案刑警觉得有些不对头,王小被抓后,王小的母亲来过大连,案情她都了解,怎么冒出来个舅舅打听案情,还说是受姐姐的委托?办案刑警让他来刑侦大队,详细谈谈,王三说自己在老家,暂时没有空过去,办案刑警看来电显示是大连的号码,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大连没有落脚之地,打问办案刑警也问不出个道道来,王三只好又跑回了长春,躲藏到他打工的工地。

狐狸露尾巴

追逃小组乔装追凶

接过舅舅问王小案件案情,办案刑警觉得有问题,便向大队领导汇报,刑侦大队仔细研究王小家情况,经与齐齐哈尔警方沟通,得知王小的父亲王三是潜逃了17年的杀人逃犯,办案刑警料定,那个打问询王小案件的人,很有可能是王小的父亲王三!

此时大连正值第十二届全国运动会安保关键时刻,一个杀人逃犯跑到辽宁大连来了,不是一件小事,务求尽快抓捕归案。为此,刑侦大队成立追逃小组,对王三开展追逃抓捕。经过大量走访调查,摸清了王三在大连的行踪,可王三早已逃离了大连。

逃出大连也得尽快抓获!追逃小组经过缜密侦查,发现王三逃到了长春,在一家建筑工地活动。这家建筑工地很大,人员十分复杂,贸然进工地抓捕,肯定会打草惊蛇,加上王三已经潜逃了17年,齐齐哈尔提供的是逃跑前的照片,17年后的今天,王三势必会变了许多。

为了稳妥起见,追逃小组乔装成工地民工,在建筑工地蹲了三天三夜,于9月8日终于摸到了王三,当刑警亮出警官证和逃犯信息表时,王三低下了头,只说了一句话,这一天终于来到了!

特约撰稿/远程

[双鱼]怕遇到怎么样的男票
衣柜加盟 市场推广紧抓“五要素”
四川省长向在特大洪灾中不幸遇难同胞表示哀悼
友情链接